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7|回复: 0

乡村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村往事

  戊戌立夏日,夜雨放晴,空气那叫一个爽。
  应教书人(黄鸿是也)邀请参与调查“牛经纪”,说好六点半走,自己先到单位拿上摄像机,单凭记忆显然不庄重,也不能客观记录。因为,老想着一个既有山地文化,又有河川文明的家乡嵩县,农耕年代的岁月滋味,乡民的生存生活环境,不能就这样不留痕迹归隐历史深处,也就想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留下点印痕……
  欣然前往,不亦乐乎?
  教书人电话里说,罗飞(扫花轩主)也在县城说他自己开车,咱不用坐新农村公交了!如此也甚好,少了公交车上社会体验,多了我们想去哪儿有专车的方便。
  就在思达超市对面,白云大道上等扫花轩主。 他是县作协主席,还负责嵩县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事务,最近在老家打造一个美丽乡村景点,是一个实实在在大忙人!对文学的爱,对历史对人文对乡愁的用心关爱,一切都在路上,在行动中……共同的爱好,共同的情趣,才能共同走到一起,难道不是这样吗?
  一路上,因为彼此熟悉,因为都想干有意思的事儿,也就随口说随意听,但是并没有直奔主题,几乎没说“牛经纪”!牛经纪不是个人,是个职业一个行当,一个伴随农耕文明一直坚持到现在也行将灭绝的生存业态,就像砖瓦匠、小炉匠、席匠等等匠作行的命运一样,走到了历史的背阴处,渐渐失去了意义……
  这次我们要去的闫庄黄牛市场,在豫西,在中原都相当有名气,不能说最大,也是数一数二的规模,就像一个牛经纪说的那样,是中国最大的,那就能挣更多的钱!这只要看看来自全国各地的车辆就知道了,文字描述苍白了。
  从小在农村长大,嵩县到现在也不能说有严格意义上的城市,这不是自卑是现实。此一说有点烧嘴。牵牛绳敲牛腿赶牛市,小时候的牛经纪就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撮合牛市交易,从中收取一定中介费,说手续费更容易懂。这些人懂牛,能分出牛的子丑寅卯来,按照用途,多数注重实用,拉车拉犁的牛;老牛或是病残牛,多用于宰杀。或要在农贸交易市场的集镇,走动在乡野村落,对牛的行情了如指掌,烂熟于心,是很多农村人心中的能人。
  回到眼前。闫庄黄牛市场牛声鼎沸,此起彼伏,偶尔还夹杂有毛驴叫声。车上教书人说今天我们的“线人”是完小老同学,早上五点不到了牛市上。可是一旦进入这个黄牛市场,忙起来啥都忘了!工作状态,我在现场,一个记者就是这样的角色。想拍的一定拍充分,到现场几乎不关机也是工作习惯了。一个吸着烟的人和我说话,问“黄鸿在哪里”?想明白他就是教书人说的线人“王五记”,一个干了几十年的牛经纪!一会儿,我教书人扫花轩主和王五记聚在一起,交流沟通一下“牛经纪”调研的线索,关键几个问题,按照非遗申报要求逐一充实完善……他忙着找牛经纪“四代传人”,其实也心知肚明不会有连续四代(一代三十年)从事牛经纪这个行当者,只是表明有传承脉络关系罢了!
  四头小毛驴,在如此大的黄牛市场上,彻头彻尾的点缀;稚嫩的“驴笑天”声,和黄牛高亢的叫声,大不相同。不知不觉想到了黄胄画的妙趣横生的群驴图,只是眼前更逼真,更直观,更有此时此刻的气息!踩到了牛屎,闻到了骚臭味,镜头里牛的眼神懵懵懂懂,它们看不懂镜头,能不能听懂人话,轮到自己懵了!这个黄牛市场有五十位牛经纪,吃着这门业饭,养家糊口过日子。
  交易是三方共同参与,牛经纪是桥梁和纽带,很大程度决定交易成败。牛经纪用眼说话,更多用手干活,玩的全是手上功夫!先看明白,看透买卖双方的承受力和耐受的底线,就是形象的“对上眼”,有交易的诚意。一般买家先主动请牛经纪,说看上了那头牛!俩人手操在一起,做起了手操,打起了手语。竖大拇指代表1,捏七叉八,勾六拳五,二三四就是数指头了!行话叫“码子”,认不认码子,一伸手就见分晓。高明的牛经纪都是复杂问题简单化的好手,码子也耍得麻溜;看物识货,体现物有所值,从不胡撩,这也是职业操守使然。更有牛经纪懂牛的年龄、身体状况好坏、能不能旺家兴业,都在他们的心里眼里,能说的买家高兴,叫卖家感到物有所值。这就难怪牛经纪一直伴随着农耕文明进程,看着有点滑稽,实际上把牛市交易放在了买卖双方皆大欢喜的平衡上,避免了因直说讨价还价伤了和气,损了财气……至于说牛身上的不同旋,预示祸福吉凶,牛经纪“道行深”略知一二,无考;亦不可考!有此一说而已。
  牛市上来了,热闹非凡。牛经纪最忙的时候,哪顾得上我们的访问!约好,等忙过这一阵重新访谈。
  黄牛市场门口,见新鲜的乡间街头理发师。好奇探寻,职业病使然。因为曾有写长篇《伊水谣》的想法,也曾想着采访上了年纪的经历比较丰富的200个人物,都过去些年了,进展自己都可怜自己!逮住一个算一个,你耗不起时间,也没那么多的精力。前不久,伊河大堤上见老表,他也说人过了六十,想归想,做不了了!倒逼,往往能在看清自己。而他说“二里八孔(座)桥”,沿伊河从东坪到桥头的故事,也是很有穿透力的乡村故事;退休后,他并没重拾起来,敷衍成篇!嘱我把故事改编成电视剧,也没兑现!不是不想弄,隔着手搞二度创作,不习惯,也不情愿。
  “剃头挑子一头热”,这熟语就描写了当年乡村剃头匠的状态,延伸出来的“一厢情愿”不怎么亲切。当年几乎没有固定理发点,大多走街串巷,大树下,或是场院里,头发长的不能再长,被说成“长毛”,才想着理发剃头。剃头挑子一头是坐人的凳子,还能装理发用具,另一头是烧温水用的炉子,烧焦煤或柴禾……这该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最直接表现。可如今,他开着电动三轮车,用一个废电表箱当理发工具箱,里面的理发刀子长短样式,有了历史的沧桑感,有的刀磨损只剩下窄窄的一点点,可是依然锋利依旧在用着。看他娴熟在篦刀,一下两下在油腻的篦刀布上刮擦,干净利索剃头,忍不住问“篦刀”啥用处?多年来不解的谜,居然被他轻描淡写说成是为了刀刃在一条直线上。因为剃过头的刀子会像锯齿那样,影响刀刃的锋利……
      说着话,知道他叫程双锤,今年六十八,大坪宋岭村人。上学的时候,班上有理发工具,先给同学试着理,后来有模有样居然有老师也让他理发,无师自通学会了这门手艺!他自己笑说“都是学雷锋见行动”……现在,剃头刮脸五块钱,不过都是岁数大的人。这个乡村剃头行当,也将消失,也将成为乡村记忆。我们说笑,他自己也说有时也会跑到县城赶集,在伊河桥头农贸市场(类似过去的赶会或者大集)理发……后来,他忙乎完了,收摊,骑上车回家吃饭,说下午庙上有戏,一边看戏,一边给人理发。
  老人的三轮车,走过焦涧川,走上岭道,若隐若现在麦稍渐黄的田野上……
  回到正题。我们把想到的都问完,天已过午。王五记说好让回家吃手擀鸡蛋捞面,自己的最爱!心想手痒,也想下厨和面擀面呢。他连连说不用,你弄不好;我也是四十年没擀面过了!心里笑了,是“白发三千丈”的幽默。好吃,多吃点,这顿饭吃的滋润。而王五记和家人吃的是挂面,等我们吃过了才吃!有点过意不去。到这时,才知道王五记不光是牛经纪,也是个木匠,一个热心乡村红白事的“能人”……
  而他做寿木(喜木,棺材)也是远近有名,活做的细致,价钱公道。楸木的,柏木的,红松木的,桐木的,啥价位都有,对应中国传统“视死如生”各取所需!其实,雕工也一般,用心尽力在做而已。说到了木雕,根据表现形式分为线雕、镂空雕、浮雕,教书人说得清楚。任何美,都是美的创造。他跟着师傅学徒,二十岁出师独立门户,做木匠活,养活一家人。后来师傅下世,他披麻戴孝送到坟上,打发师傅入土为安,就像亲生父亲一样!
  说农村丧葬习俗。王五记真是个有心人,也有老师口传心授,整个一套礼仪,完全成熟程式化,能把事儿办的如理得体,体现生荣死哀。从事这个行当的叫“先生”,既有单独主持丧事礼仪,也有兼顾看坟地的“大先儿”,亦各有各的份子钱。居多是方言,传的时候说的是嵩县话,有的发音吐字不清,谐音或是错音,不好记得明白!走的时候,教书人说让他闲了整理出来,比牛经纪还有木雕传承更有意义……
  “立夏不下,高抬犁耙”。说的是节气和农事。“一指稀,二指稠”,说的是耩地用的耧挡板的宽窄度,决定种苗稀稠。“走到头,耕到边,围住电杆绕三圈”,说的是节约利用耕地不至于撂荒……
  亲近亲切,乡村往事就这样留在记忆里,温暖继续前行的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GMT+8, 2018-5-22 20:10 , Processed in 0.1072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