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捉树猴

2012-12-20 11:48| 发布者: 璀璨人生| 查看: 662| 评论: 0

摘要:   星期天就像块剥了皮的烤红薯,甜腻腻、散拉拉……星期天,我总爱到县城后面坡上溜达。   坡上有葱绿的庄稼,有一伞伞的大柿树和苹果园,缠坡的小路就象溪水样在这绿油油里蜿蜒着,蹚着小路两边扯扯连连的庄稼棵 ...

  星期天就像块剥了皮的烤红薯,甜腻腻、散拉拉……星期天,我总爱到县城后面坡上溜达。
  坡上有葱绿的庄稼,有一伞伞的大柿树和苹果园,缠坡的小路就象溪水样在这绿油油里蜿蜒着,蹚着小路两边扯扯连连的庄稼棵叶走着,身边飘满蜻蜓和蜂蝶,在脸上飘来碰去。鸟雀儿成群聚在大柿树上欢唱欢跳,走近时,忽地旋起,洒一片雀语旋向远一棵树上,再走近,再旋……走着走着,整个人儿就像融化进了大自然里。每当这时,我都要感叹星期天真好!一个人静静地在坡上走着,让胸膛里灌一腔庄稼棵叶的青翠呼吸,情感中再装些乡音乡情,脑海间便复活出无数往事的回忆……
  忽然,有串嬉笑声飘过来,碰在了脸上,却瞅不见人。我便沿着田埂寻过去,原来是一群孩子在大柿树上玩"瞎子捉树猴"。孩子们的笑闹声一下子将我童年的梦浮现了出来……
  "捉树猴"是乡村孩子们在柿树上做的一种捉迷藏游戏,也是嵩州山区一道特有风情。嵩县丘陵柿树成片,坡坡洼洼、沟沟坪坪,到处都点缀着一篷一篷的大柿树。大柿树冠大枝密,树身低矮,树枝被柿子压习惯了,也就磨炼成了柔软坚韧的性情,象一根根老年人的胳膊,孩子们特别喜爱吊在那"胳膊"上攀爬、游荡。乡村里没有游乐场,大柿树也就成了乡村孩子的乐园。
  在我童年的时候,乡村的孩子们节假日里是要割草或放牛的。不管割草还是放牛,孩子总归是孩子,总也忘不掉贪玩和淘气的童性。每当日头把脸上晒出汗时,我们就开始把草篮扛到柿树下,脱下衣褂,爬到柿树上纳凉、玩耍。最有趣的玩耍就是"瞎子捉树猴"了。
  "捉树猴"要首先选一个"瞎子",用小手帕将眼睛蒙起来,其他孩子都扮演成"树猴",在树枝上蹦跳攀援,让"瞎子"沿着枝桠撵呀、摸呀……谁要被捉住了,就得改换角色,扮演"瞎子"。所以,"树猴们"就得攀着交错的树枝躲呀、逃呀……抱着绵长柔软的树枝被撵到树梢,再打着滴溜攀跳到另一直树杈上。
  在树上玩这种游戏,是很操心的,常常玩得惊心动魄,提心吊胆。有时还压断树枝跌伤皮肉,有时会划破脚丫疼出泪花,但从不吸取教训。经常玩着玩着就忘了放牛、割草,直玩到日头落山了,才空着篮下坡,回到家里不是挨打就是挨骂。可不管再打骂,也打骂不改孩子们的顽性,农村人叫做"没儿性"。
  我有个表妹,是城里的,跟着城里学生学了一脑壳孬点子,鬼精鬼精,会讲很多童话故事。一到放暑假,她就急不可耐地来到我爷爷家里,整天缠着我到坡上割草,给我和小伙伴们讲故事、猜谜语,也常常和我们一块玩游戏。记得有一次,我被蒙上眼睛当"瞎子",满树上爬来爬去摸了老半天,一个也捉不住,明明听着树叶在哗哗响,树枝乱摇,可就是干急抓不到"树猴",连碰都碰不到……这就奇怪了,我偷偷掀了下手帕,呀!人呢?树上咋连一个"树猴"也没有。我拉下手帕一看,好啊!原来"树猴们"都悄悄溜下了树杈,坐到一边去了,树下只剩黑蛋一个人在摇晃树枝,搞迷魂阵哩。表妹他们都远远地坐在另一个树荫下,笑咪咪、笑嘻嘻地看着我,逗我一个人在树上瞎摸乱爬……
  一个彩色的捉弄,一个斑斓的欺骗,一个难忘的上当……我蓦然感到羞恼--我知道这是表妹的诡计,是一个城里孩子对一个山里孩子的愚弄。从此,我再也不理表妹了,也不听她讲故事了,也不让她跟着我去割草了。表妹遭受到冷落后,就委屈着走了。表妹是噙着泪走的,走到门口时,还又拐回来含泪恳求我,让我最后再领她去玩一次"捉树猴"。可我咬着嘴唇硬没答应她,而且发誓以后永远不再和她玩,也不让她再进我们家。表妹就噙着泪走了……后来就再没到过我们外方山。为此,我奶奶还打了我几拐杖,给我留下了深刻记忆。
  再后来,白驹过隙,童年一晃就晃过去了,我也落脚到了城里,就再也没和表妹玩过"捉树猴"了。
  去年国庆节放长假,表妹忽然打电话约我回老家摘柿子。她说她太想到外方山去看看,再温温童年的梦了。于是,我们就领上孩子,回了趟外方山老家。走到柿树凹时,看到满坡柿叶一片红紫,像燃烧着一堆堆大火。风一吹,旋起漫空红叶,像飘飞着一天红蝴蝶,在树下铺了一地彩毯。树上偶尔还能看到三两颗鲜红的柿子,像挂几颗火球一样。整个坡凹灿灿烈烈,烤甜了一个季节……
  孩子们高兴得乱崩乱跳,呼呼喊喊着:真美呀!啊!真美呀!
  表妹也激动得一脸灿烂,伸开双臂朗诵起来:啊!外婆家的柿树凹,一个炽热的火盆,一个甜蜜的果盘,一盆盆烤暖了穷乡山凹,一盘盘滋养着庄户人家……
  我看着表妹的神情,笑着说:表妹真不愧是诗人啊!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这里"摸树猴"的情景吗?当年那个叫黑蛋的男娃子,现在在村里办了个柿子果酱厂,加工的红柿饮料都出口到外国了!
  表妹羞涩一笑,忽然拉着我说:"表哥,咱们再去玩一次捉树猴吧?"
  "好啊!走,现在就去!"我和表妹扔下提包,领着孩子们向柿树凹跑去……
  啊!别了!童年的"捉树猴"。一曲难忘的童谣,一支含露的牧歌,一幅旖旎的诗画……天涯海角,我都不会忘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GMT+8, 2018-7-16 16:49 , Processed in 0.0814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