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探讨元德秀归隐之秘

2012-12-27 10: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85| 评论: 0

摘要:   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公元733年)年,满腹经纶的元德秀一举考中进士,先任邢州南和县尉,因“佐治有惠政,黜陟使上闻”而被擢升为龙武录事参军(《旧唐书》),后因车祸伤足辞职。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年他又 ...
 
  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公元733年)年,满腹经纶的元德秀一举考中进士,先任邢州南和县尉,因“佐治有惠政,黜陟使上闻”而被擢升为龙武录事参军(《旧唐书》),后因车祸伤足辞职。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年他又被调任鲁山县令,在鲁山期间,他胸怀天下,怜惜百姓,行王道,施仁政,励精图治,把鲁山治理得井井有条,民风淳正,社会安定,百姓乐业,一派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欣欣向荣的景象。特别是他在洛阳五凤楼前甘冒生死,为民请命的壮举,使得他一举成名天下闻,既得到上至当朝皇帝下至王公大臣的赞扬和称颂,同时也赢得了鲁山人民的尊敬和爱戴。他道德高尚,学识渊博,为政清廉,誉满天下,名重当时。被世人尊称为鲁山大夫、元鲁山,被鲁山人民尊称为元青天、元神仙,并在县城为其筑琴台共贺,史称“琴台善政”。正当他才华得展,功成名就,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星潜月沉,归隐陆浑山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仕途一帆风顺,春风得意,即将飞黄腾达的一代名吏断然抛弃锦绣前程而寄情于山水之间呢?这对于一位苦读寒窗数十载的艰辛士子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同时也给后人留下巨大的想像空间而成为千古不解之秘。
  元德秀出身北魏皇族后裔,官宦之家,书香门第。其父辈和祖辈世代为将,靠军功做官。到他这辈时,唐朝立国已久,历经数代,天下太平,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繁荣富强。乱世兴武,盛世尚文。他的母亲是一位出身名门、贤良德淑、才貌出众的大家闺秀,做为一位饱读诗书的才女,她对战争的残苦性有深刻的理解,常为丈夫的军旅生涯担惊受怕。因此,她就把弃武从文、振兴元家的历史重任寄托在了元德秀身上。这一点从她为元德秀(字紫芝)起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德”字取“立德谓圣,立言谓贤” 、“厚德载物”、“德高望重”之意,“秀”取木秀于林之意,合起来就是道德高尚、特别优秀之意。“紫芝”是一种品性高洁的仙草。名和字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其含义不言而喻,那就是希望元德秀志向远大、品德高尚、才华出从、特别优秀、有所建树。可见元母对元德秀的将来寄予深切厚望。不久,元德秀的父兄相继去世,给元母以沉重打击,这就更坚定了元母一定把元德秀培养成杰出人才的意志和决心。元母既是这样想的,也是这做的。元德秀也非常争气,在母亲的督促和教育下很快茁壮成长起来。这一点可从唐代文学家李华《元德秀墓碣铭(并序)》中看出来。李华写道:“世有明哲,承而述之,幼挺全德,长为律度。神体和,气貌融,视色知教,不言而信。《大易》之易简,黄老之清净,惟公备焉。”“涵泳道德,拔清尘而栖颢气,中古以降,公无比焉。”元德秀自幼言行处处以古代圣贤为榜样,品德高尚,志向远大,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学识渊博,精通音律。为人忠诚厚道,朴实无华,气质儒雅,神态安详,举手投足之间有仁者气度,圣贤之风。其道德修为是中古以来第一人。元德秀写了一篇《蹇士赋》来比况自己,爱到当世高人称颂。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元德秀终于“以才行第一,进士登科。”(《元德秀墓碣铭(并序)》)
    在唐朝,要想做官有五种方式:一是世袭。父辈或祖辈是大官,子辈或孙辈可凭上辈的荫功取得一定的官位;二是举荐。有才能有德行的人可以凭借名人或大官的推荐而取得一定官位;三是军功。在战争中建立功勋的人可以升官;四是通过科举考试取得功名之后做官;五是有特殊贡献的人可以做官。唐王朝非常重视出身和门第,这点从李唐王朝尊老子李耳为祖先并把道教奉为国教中很容易看出来。我们还可从唐书人物列传中看出来,史书在介绍每个人物时,总要先介绍他们的父辈、祖辈、曾祖辈,有的甚至追根朔源推至上古祖先。元德秀出身名门,父亲又做过延州刺史,德高望重,学识渊博,才能出众,在礼部主持的考试中以才行第一考中进士,在吏部主持的考试中成绩超等。元德秀要想做官无论是出身,还是门第和品德才能,都具有别人无法比拟的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令人遗憾的是,根据《旧唐书》和《新唐书》记载,元德秀两次做官都是因为家庭贫穷被逼无奈。第一次是因 “孤糼”“窭困”连累而入仕途,第二次是因“以兄子婚娶,家贫无以为礼,求为鲁山令”。元德秀为什么要放弃这样好的条件条而不愿做官选择归隐之路呢?
  一、家庭原因
  元德秀的一生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未入仕阶段(公元696年—734年),入仕阶段(734年—737年),归隐阶段(738年—754年)。未入仕阶段是元德秀思想的形成、发展和成熟时时期。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句话用在元德秀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在这段人生过程中,元德秀经历幼年丧父、兄亡、嫂殁、母逝四大人生不幸。人生有三大不幸,元德秀首先占有其一。这对于元德秀来说无疑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元德秀祖上世代为宦,父亲又官居延州刺史,可谓封疆大吏,一方诸侯。在那个重门第、论出身的封建社会里,元德秀称得上是出身名门,富贵与荣华兼备,家庭条件十分优越。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和人们认真研究的那就是元德秀的母亲,一位隐藏在元德秀身后的伟大女性。根据《新、旧唐书》记载,隨唐时门第婚姻十分盛行,官宦之家纷纷攀附联姻,根据元家当时的出身和条件,元德秀母亲也应当是一位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并且从小受过良好家庭教育,学问渊博,知书达礼,贤良端淑。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社会动荡,家族教育开始发展兴盛,众多妇女成为家族教育的对象,造就出众若繁星的才女,她们又以自己的聪明才智积极从事家族文化教育,在推动家族教育发展、妇女个性解放和人才培养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中国教育史上站有一席之位。元德秀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正是由于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才培养和造就出了一代圣贤元德秀。(有关元德秀的母亲的情况史料没有记载,我们只能从正史记载的隋唐时期的门第和婚姻制度和元德秀的有关史料中去间接求证,关于这一点也可以从现代学者李浩《论唐代关中士族的家族教育》、张白茹《魏晋南北朝妇女与家族教育的历史考察》、李必友《论魏晋南北朝家族教育兴盛的原因》等论著中得到印证。)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元德秀十分年少的时候其父亲就壮年亡故。这对年幼的元德秀打击非常大。从家庭构成上来说,一个家庭劳力在壮年亡故对全家人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在以男权为中心的封建社会,失去男人就等于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就如同天塌一样。从少年儿童心理上说,因失去父爱而造成的心灵创伤那是无与伦比的,因此中国古代将少年丧父列为人生三大不幸之一。可况元德秀的父亲又是一位高官,父亲的亡故意味着他享有的富贵和荣华都将不复存在,由此而造成的心理落差对元德秀的影响和打击会比一般家庭更大。从经济上看,元家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灾难和贫穷接踵而来。从对元德秀的教育来说,其条件自然而然将受到诸多限制。如果说元德秀的父亲亡故是一场雪灾的话,那么他的兄长的去世无异是一场霜灾,可谓雪上加霜,祸不单行。俗话说长兄如父,多个大人多分劳力,可是,不久元德秀的兄长年纪轻轻就亡故了,后来他的嫂嫂也撒手人寰,把一个嗷嗷待哺的襁褓婴儿留给了元德秀和年迈的母亲。在无钱雇人乳子的情况下,元德秀为了把这个比自己还不幸的侄儿抚养成人,在万般无奈之下用自己的乳头哺育侄儿,竟然感天动地流淌出可食之乳来,这就有了德秀乳孤的千秋佳话。如果说以前元德秀还有所倚仗的话,现在只有靠自己了。上要照顾母亲,下要养育幼儿,其艰辛可想而知。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元德秀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学业和使命。在元母的督促和教诲下,元德秀更加刻苦勤奋,以坚韧不拔的毅力经受着人生的严峻考验。在这时期,元德秀在为生活奔泊、在母亲身边行孝的同时,还得学习、游历、参加科考。孔子云:“父母在不远游”。元德秀非常孝顺,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每次出门的时候不忍心离开自己的母亲,总是背着自己的母亲出门。参加乡试和府试时总是用自制的板车推着自己的母亲,跋山涉水,披星戴月,前去应试。参加进士考试的那年他硬是用板车推着自己的母亲从家乡前往京城参加考试,往返千里,惊动朝野,他的孝举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其实元德秀在未进士及第时已孝闻天下,名重当时。再加上他学问渊博,忠诚和善,谦虚谨慎,平易近人,使他在游历和科考中结识了许多好朋友,如李华、萧颖士、房琯、苏源明、刘方平等。元德秀与李华、萧颖士关系最为要好,元德秀比李华大二十岁,比萧颖士大二十一岁,与他们俩可谓忘年交。李华和萧颖士都是少年才俊,才华横溢,名震华夏。而他们俩皆以“兄事德秀”,可见他们对元德秀的学问和品德多么佩服。而元德秀虽然学问渊博,却胸怀宽广,谦恭礼让,愿意和后起之秀切磋交流,相互学习。据《旧唐书》记载,元德秀于开元中即通过了乡试和府试,而他参加进士考试的时候却是开元二十一年。可见元德秀为生活所迫不能及时参加科举考试,耽误了锦绣前程。可敬的是他并没有把博取功名看得很重,而是把孝敬母亲和抚养侄儿放在了首位。此间不难想象通晓大义的元母曾催促过元德秀多少次前去赶考。
  孔子云:三十而立。可惜的是元德秀进士及第时已经三十八岁,接近不惑之年,与“三十成名,四十而清列”的人相比,他已错过了生命中的黄金岁月,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二。而与其弟子、少年得志、名满天下的李华、萧颖士相比,就更没法提了。这对于胸怀天下、才华横溢的元德秀来说不能不是个巨大的遗憾。更何况他虽然博得了令人羡慕的功名,却仍然不能马上去做官,因为有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侄子使他不能脱身。因此元德秀及第后并没有象其他人一样立即到吏部去报道,投帖问路谋得一官半职,而是回到了自己家乡,继续孝敬母亲,抚养侄儿,钻研学问。尽管元德秀没有去官,却用惊人的实力证明了自己,在当时名闻朝野,实现了元母的平生意愿。
  令元德秀无限悲痛地是,与自己相依为命、历尽人生艰辛,对自己的成长付出毕生心血、影响自己一生的母亲却在他金榜题名之后,因心力憔悴、积劳成积,溘然与世长辞。如果说父丧、兄亡、嫂殁留给元德秀的是无尽的创伤,而这些创伤还可以弥补缝合的话;那么母亲的去逝却彻底击碎了元德秀的心,使他的心灵创伤再也无法弥合。元母去逝后,悲痛万分的元德秀有三个动作,让人潸然泪下、心痛不已、叹为观止。一是在母亲墓旁结庐而居,素食淡餐,席地而卧;二是刺取身血画像写佛经;三是因母亲在时未曾结婚成亲而终身不娶。人生历程决定心理历程。这一阶段元德秀几乎经历了人生所有的苦难和不幸,甚至别人没有经历过的他也经历了。每一次人生苦难和不幸都是对他心灵的一次严峻考验和锻造,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和学问的炉为纯青,元德秀思想经历了形成、发展阶段之后逐渐走向完全成熟。元母是元德秀一生的依靠和寄托,没有了母亲也就没有了欣赏和分享他人生成功的观者和知音,他也就没有了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情。此时的元德秀已参透人生,看破红尘,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雄心壮志已随着母亲的去逝深埋心底。为他出仕和归隐埋下了伏笔。因为此时他要去做官的话拥有很好的条件,一是母亲去世,不用天天在身边行孝;二是侄子已经长大;三是自己身负功名,口碑很好,很容易谋到官职。而他并没有要求做官,最后迫于生计和侄子要娶亲才要求去做官了。
  公元734年元德秀因家贫入仕,任河北邢州南和尉,不久因车祸伤足辞职回家休养。公元735年,元德秀侄子长大成人,到了娶亲成家的年龄,因家贫置不起聘礼元德秀再次入仕,任鲁山县令。元德秀两次因家贫入仕,从表面上看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因为中国古代有千里做官为了吃穿的通俗说法。但仔细深入进去认真思考的话,你就会发现有许多问题值得推敲。因为摆脱贫困的办法有很多,不只是做官这一条路,如开馆授徒、当家庭教师、经商做生意等,凭元德秀的品德、学问和名气,当个私塾老师绰绰有余,学生不在少数,足以养家糊口。况且元德秀在母亲坟前守孝的时间还未满三年。按古代的例子,一个大孝子在父母坟前守孝的时间最长可达三年之久,而从元母去世到元德秀第一次做官,守孝的时间只有一年多,至多不超过两年。是什么原因使元德秀选择出仕这条道路呢?根据已有的史料可以归纳出以下四理由:一是了却母亲的夙愿。因为元母一生对元德秀寄予厚望,希望他考取功名,用平生所学报效国家,建功立业。元德秀本人也有这方面的意愿,不想胸怀满腹学问和经世之才而默默无闻、了却一生。二是当时的唐玄宗爱惜人才,政治清明。三是自己身负功名,做官容易,是条捷径。四是他的好友们一再劝谏。如李华、萧颖士、房琯、苏源明等都已在朝为官,得到重用。鸿雁传书之间难免有说服他出来做官施展才华之意。元德秀出仕的情感应当是较为复杂的,并非史书上记载的那么简单。特殊的家庭背景、多舛的命运、坎坷的一生,造就了为生活所迫不能做官到不想做官又不得不做官的元德秀。
  二、政治原因
  唐玄宗初即位时,效法尧舜,励精图治,充分显示出一代帝王的雄才大略。一是重视人才,选贤任能。开元初年至开元中,先后任用姚崇、宋璟等九位有才能的人为宰相,忠心辅国,勤政为民,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取所长;命令五品已上清官及刺史举荐其才堪任将帅牧宰者;改革科举制度,限制进士科及第的人数,减少冗官的出现,提高官吏的整体素质。二是改革吏治,重视地方官吏选拔。制定了官吏的迁调制度,选取京官中有能之士,将其外调为都督刺史,以训练他们的处事才能,培养行政经验,同时又选取都督刺史中有作为者,将其升为京官,凡官不历州县不拟台省;将全国分为十五道,於各道置采访使,负责监督考察地方官吏的政绩;亲自选拔考核任用太守、县令,告戒以言,一次他亲自殿试新授县令,把其中四十多名考试成绩低劣的人放归;对地方官实行动态管理,任职期满后先到吏部报到,通过考核和考试合格后方可重新任职。三是重视农桑,亲民爱民。采取一系列的惠民措施,如重视农田水利的管理,招抚逃亡人口,经常发布特敕,缓征、减征、免征民户贷粮、租调、地税,要求地方官员注意兵役、徭役、租税的均平征敛,遇到旱涝、地震等自然灾害对灾区百姓减免租税、徭役,抚恤鳏寡老幼等。四是戒奢从简,提倡节约。下令销毁宫中的乘舆服御,金银器玩,供军国使用,规定天下不得采珠玉,织锦绣,停罢两京及诸州织锦坊。其中有几件事特别值得一提。据史书记载,开元二十一年,也就是元德秀进京参加进士考试的那一年,唐玄宗召见中榜进士们,亲自向他们询问治国之策。唐玄宗虚怀若谷,不耻下问。不时让宫女们给他们送茶送水,和谒可亲,热情有加。令举子们受宠若惊,感慨万分。开元二十二年夏天,唐玄宗亲自率领皇太子已下的人到苑中收割自己种的麦子,他对太子等说:“此将荐宗庙,是以躬亲,亦欲令汝等知稼穑之难也。”对侍臣说:“比岁令人巡检苗稼,所对多不实,故自种植以观其成;且《春秋》书麦禾,岂非古人所重也!”开元二十三年春正月唐玄宗带领王公大臣亲耕籍田,“上加至九推而止,卿已下终其亩”。一代帝王日理万机,能于国事繁忙中深入田间地头抢收抢种,察看禾苗多少,实在是感天动地,难能可贵。开元二十四年,也就是元德秀任鲁山县令的第二年,新任命的县令即将走马上任,唐玄宗把他们全部召集到宫中设宴款待,宴会上唐玄宗豪情满怀,当场做《令长新诫》一篇送给他们。词曰:“我求令长,保义下人。人之所为,必有所因。秋矜浸广,赋役不均,使夫离散,莫保其身。征诸善理,寄尔良臣,与之革故,政在维新。调风变俗,背伪归真。教先为富,惠恤于贫。无大无小,以躬以亲。青旌劝农,其惟在勤。墨绶行令,孰不攸遵。曷云被之,我泽如春。”此举令县令们无不热泪盈眶,感动万分,纷纷表示愿躹躬尽瘁,死而后已。经过唐玄宗二十多年的精心治理,大唐帝国迎来了历史上最全盛的时期——开元盛世,良吏遍布,万民乐业,百姓富足,天下太平。人们很少犯法,京师大理寺监狱的树上以前鸟雀不栖,现在筑满鹊巢。
  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开创了一代盛世的唐玄宗逐渐头脑发热、骄横跋扈起来,开始喜欢阿谀逢迎、享受玩乐,身边聚集的一批奸佞小人逐渐得势。开元二十四年十月,张九龄因犯颜直谏获罪,虽为右丞相,但被罢免政事。史载“九龄既得罪,自是朝廷之士,皆容身保位,无复直言。”开元二十五年,唐玄宗贬张九龄为荆州长史,重用李林甫为宰相,李林甫为吏部尚书兼中书令,总文武选事。以牛仙客为兵部尚书兼侍中。在李林甫等的陷害下,一批忠臣名吏相继被贬,甚至被捕入狱,如韦坚、李邕等,天下冤之。唐玄宗还好大喜功,穷兵黩武,侵略邻国,数次大败,士卒死伤无数,国用耗乏,怨声载道。伴随着几十年的繁荣而积累的各种潜在性危机开始暴露。各种不好消息源源不断地传递给元德秀,不祥的预感开始笼照在心头。自古以来,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忠臣遭殃。伴君如伴虎的含义即在于此。秘书少监苏源明常语人曰:“吾不幸生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也。”由此不难看出当时政治腐败已到了何种程度。通晓古今兴替、聪明机警的他已闻到了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开元二十五年末,任期届满的元德秀按规定应当到吏部述职,等待考核结束后另行任用。可是他没有到吏部报到,而是毅然决然地挂印辞官,驾一辆柴车,唱着“轻车简从出鲁山,陆浑深处姿安闲”的歌曲回陆浑隐居去了。
    元德秀归隐陆浑后,唐玄宗越来越昏庸。沉湎淫乐,荒怠政事,宠幸美女杨玉环,重用宦官高力士、奸侫杨国忠等,朝政腐败,纲纪紊乱。十四年后,终于倒致“安史之乱”爆发,给李唐王朝带来了来顶之灾。
  三、思想根源
  (一)儒家思想的影响
  1、政治报负和社会现实发生了严重冲突
    元德秀自幼饱读经书,深受儒家思想的熏淘和洗礼,儒家思想成为他立身处世的根本。儒家思想强调积极入世,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既是儒家思想的精华和核心之一,也是中国古代每一位读书人的最高追求和终及梦想。作为一名读书人,元德秀也不例外,他当然也想施展平生所学,报效国家,建功立业。入仕前,他谦虚博学,修身养德,孝敬母亲,抚恤孤幼,诚信待人;入仕后,他广施仁政,爱惜百姓,廉洁奉公,忠于朝庭;归隐后,效法孔子,广收门徒,传道授业。他既是儒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又是儒家思想的继承者和忠实履行者。但是理想和现实往往是有一定差距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他入仕不久,大唐帝国由盛转衰开始走下坡路,一向开明的唐玄宗逐渐昏庸,奸侫当权,忠良遭殃,言路塞听,大道不行。他明白,要想进一步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抱负已不可能,英雄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孔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在政治报负和社会现实发生了严重冲突的时候,元德秀也只能按照圣人的指点辞官归隐。
  2、保全名节,功成身退
    儒家思想强调“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天下既不能达,只有独善其身。前车之鉴,后世之师。如果再继续下去只能自取其祸、自取其辱。名臣韦坚、李邕,监察御史周子谅,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云与太子妃兄驸马薛锈等就是典型例子。朝庭重臣、太子和皇亲国戚尚且性命不保,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
  3、效法孔子,教书育人,功莫大焉
    孔子周游列国后回到鲁国创办私学,广收门徒,讲授儒学,门下弟子达三千之众,教出了许多有成就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英才遍九洲,受到人们的敬仰和爱戴,被后世读书人尊奉为至圣先师。李华在《三贤论》中称“德秀志当以道纪天下”、“欲齐愚智”、“于孔子之门皆达者欤”、“可为人师”。可见元德秀早有效法孔子、教书育人,甘为人师之意。孔子也是在自己的主张不被各国采用,政治抱负不能实现时才回家讲学的。元德秀此时的境遇正好和当年的孔子相同,正好给了他一个满足生平夙愿的良好机会。在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不能实现的时候,去教书育人,把平生所学传授给学生,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延续下去,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办法。
  (二)道家思想的影响
  元德秀一生虽然胸怀天下,抱负远大,但却始终把功名利禄和荣华富贵看得很轻,道家主张的“道法自然”、“清静无为”、 “知足常乐”、“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鄙视功名利禄,粪土王候”(《道德经》、《庄子》)等思想,在元德秀身上得到集中体现。李华称他“又其恶万金之藏,鄙十卿之禄,富贵之辨,吾得其真。”元结说:“大夫弱无固,壮无专,老无在,死无余。人情所耽溺、喜爱、可恶者,大夫无之。生六十年未尝识女色,视锦绣未尝求足,苟辞佚色。未尝有十亩之地、十尺之舍、十岁之僮,未尝完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餐。吾哀之,以诫荒淫贪佞,绮纨粱肉之徒耳”。唐玄宗、肃宗两朝宰相房琯叹息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入世容易出世难,自古以来的很多读书人受儒家“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的影响,一生追逐功名利禄,身陷泥潭,执迷不悟,不能自拔。有的身败名裂,有的身首异处,有的抑郁终生,最终落得悲惨的下场。他们的统病都是只知“进”,而不知 “退”。有的虽然知道进退却为名利所困,拿得起放不下。元德秀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既懂得进退,又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审时度势,收放自如,进退潇洒。
  (三)佛家思想的影响
  元德秀一生无妻无子、无房无地、无财无物、无仆无妾、无锦衣玉食,只有“篇简巾褐,枕履琴杖,箪瓢而已”。可谓五大皆空、六根清静。佛家强调脱离世俗、修身养性的主张正好与元德秀人生道德修养的一贯追求相吻合,佛家思想的影响对元德秀的归隐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四、性格原因
  关于元德秀的性格特征,《旧唐书》称他“性纯朴,无缘饰”。《新唐书》称他“质厚少缘饰”。唐著名文学家李华在《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称他“《大易》之易简,黄老之清净,惟公备焉”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称 “德秀性介洁质朴,士大夫皆服其高” 。他耿介、忠厚、朴实、无华,反对修饰,崇尚自然,喜欢简易清净。于平凡之中显露出清高绝俗,不流红尘的一面。皮日休称赞他是人间高士,有伯夷之风:“吾爱元紫芝,清介如伯夷。辇母远之官,宰邑无玷疵。三年鲁山民,丰稔不暂饥。三年鲁山吏,清慎各自持。只饮鲁山泉,只采鲁山薇。一室冰檗苦,四远声光飞。退归旧隐来,斗酒入茅茨。鸡黍匪家畜,琴尊常自怡。尽日一菜食,穷年一布衣。清似匣中镜,直如琴上丝。世无用贤人,青山生白髭。既卧黔娄衾,空立陈碑。吾无鲁山道,空有鲁山辞。所恨不相识,援毫空涕垂。”元德秀一生有三样嗜好:读书作诗、弹琴、饮酒,文人性格和艺术家性格非常典型,相对于做官来说,归隐山林、寄情山水更适合他。
  五、归隐成风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名人高士归隐之风,象尧时的巢父、许由、善卷、壤父,春秋时的伯夷、叔齐、老子、庄子、曾参、颜回、原宪,东晋时期的陶渊明等,不胜枚举。到唐朝时经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经济发达,社会繁荣,俊才云集,高人辈出,归隐成风。如仲长子光、王绩、吕向、卢藏用、崔信明、孟浩然、张志和、阎防古、薛据、张諲、王维、刘方平等。隐士是中国古代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和深刻的社会根源,其中不乏德高性洁之正人君子。当然,也有沽名钓誉、想走“终南捷径”之人。元德秀作为品德高洁、胸怀豁达之人,在大道不通、抱负难伸之时,难免受到古代圣贤高士的影响选择真心归隐之路。
  六、热家陆浑山水
  孔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陆浑山位于河南洛阳,山高林密,清流洞邃,风光绮丽,自古为高人隐遁之处。历史上有很多名人在此或附近隐居修行,如西晋文人、著名佛学家郭文举、胡昭,唐代大诗人宋之问,玄宗、肃宗两朝宰相房琯,名士吕向、诗人刘方平等,许多人还在陆浑建有别墅,如李白、宋之问、岑参等,时称陆浑山庄。宋之问在《寒食还陆浑别业》中写道:“旦别河桥杨柳风,夕卧伊川桃李月。伊川桃李正芳新,寒食山中酒复春。”对陆浑山水给予高度赞美。元德秀早慕陆浑美景,心向往之;在鲁山工作期间又多次游历,心钟爱之。要想归隐必须得有个好去处,陆浑之美为元德秀归隐提供了很好的去处。
  七、身体原因
  元德秀入仕之时已经四十一岁,鲁山任满时已四十有四。“五十而知天命”,聪明的元德秀知道生命留给自己的时间空间已经不多。自己从小历经磨难,身心饱受催残,再加上从军时受过重伤,身体状况也已经不允许他再犹豫不决。要想实现自己的全部愿望,归隐才是最佳的选择。
    元德秀归隐陆浑后,弹琴读书,赋诗作文,常和隐居在陆浑和附近的好友刘方平等高雅之士饮酒唱和,好不潇洒自在。可贵的是隐居后的元德秀并没象其他人一样终日寄情山水、消磨时光,虚度光荫。而是把剩余的主要精力用在了广收门徒,传道授业,教书育人上,培养出一批象元结、李崿、杨拯、马宇等有才华有建树的政治家、文学家、军事家等,他们分别活跃在政坛、文坛上,成为大唐中兴的中坚力量。这说明元德秀在隐居之中也没有忘记忧国忧民,时刻在关注洞悉着大唐的风去变幻,把自己未竟的事业传给了弟子和门人们。象他这样伟大而高明的隐者历史上并不多见。
  实践证明,元德秀选择了一条正确的人生之路。安史之乱爆发后,大唐王朝的许多政府高官纷纷南下逃生。一部人被俘后,被逼无奈,成为伪署官员,身败名裂,晚节不保,惭愧一生,抑郁而终,如其好友李华、大诗人李白、王维等;一部人颠沛流离,穷困潦倒,客死他乡,如其好友萧颖士和大诗人杜甫等。只是在当时许多人都为元德秀扼腕叹惜,不明白他在事业如日中天时为何悄然而退归隐陆浑。许多人在安史之乱爆发后才晃然大悟,可惜为时已晚。其好友李华就流露出对元德秀的无限钦慕和羞愧之情,他称赞元德秀“天地元醇,降为仁人。隐耀韬精,凝和葆神。道心元微,消息诎伸。载袭先猷,竭尽报亲。贞玉白华,不缁不磷。纵翰祥风,蜕迹泥尘。今则已矣,及吾无身。仰德如在,瞻贤靡因。怀哉永思,泣涕铭云。”宋代诗人徐钧有一首描写元德秀的诗,可以代表后世文人对元德秀完美而精彩一生的高度赞誉。
  “山水光中寄一枝,琴尊尽日每相随。
   太平老去身何恨,只隔明年便乱离。”
              
              
              2008年7月16日
本文参考资料如下:
《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四书五经》、《老子》、《庄子》、《全唐文》、《全唐文补遗》、《唐才子传》、《独异志》、《唐摭言》、《云溪友议》、《御览》、《太平广宇记》、《唐宋诗词文库》、《文苑英华》、《高士传》、《唐代关中士族的家族教育》、《魏晋南北朝妇女与家族教育的历史考察》、《论魏晋南北朝家族教育兴盛的原因》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嵩县网-嵩县人社区    

GMT+8, 2018-2-22 01:19 , Processed in 0.0761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